你现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中心 >> 媒体报道

米莱上台,阿根廷会走向何处

来源:工人日报;发表于:2023-11-26;人气指数:234

米莱上台,阿根廷会走向何处

  【管窥天下】米莱上台,阿根廷会走向何处
  孙岩峰
  阅读提示
  米莱自认为是“无政府的资本主义者”,他的主张某种程度上是为解决阿根廷长期以来经济社会困难而提出的一种激进式解决方案。但是,米莱的政策实施起来将面临阿经济实力和国内政局等因素的掣肘。
  当地时间11月19日,阿根廷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中,被媒体称为“阿根廷特朗普”的极右翼候选人哈维尔·米莱以超过十一个百分点的较大优势,战胜了执政的中左翼联盟候选人马萨。这位从未有过执政经验,竞选中经常“口出狂言”,动辄要斩除所有“权贵贪官”的政治狂人,将给阿根廷政坛带来怎样的冲击?
  米莱何许人
  米莱1970年生于阿根廷的一个匈牙利后裔家庭,青少年时与从事企业经营的父亲关系恶劣。他在回忆中称父亲生意不好就对他施以暴力,而且不支持他学习喜欢的经济学。后来他长期不与父母联系。
  很多心理专家认为,这段童年阴影严重影响了米莱的家庭观和人生观,并导致他性格非常内向。米莱至今未婚,也无子女。他最钟爱的是亲手养大的五只英国獒犬,而且用他喜欢的经济学家的名字为其命名。
  米莱在贝尔格拉诺大学读完经济学之后,进入多个金融机构工作,曾担任过一些企业的首席经济学家和经济顾问。同时,他也撰写过多部经济学专著,对阿民众痛恨已久的恶性高通胀提出了激进的“休克疗法”,引起学术界和舆论关注。之后,他经常被邀请参加电视节目,对政客权贵和富豪进行讽刺怒骂,吸引大量对现实不满的观众,从而成为阿根廷媒体红人。
  在多个幕后企业家“金主”的支持下,米莱组建了“自由前进党”,并成功当选议员。他抓住底层民众对经济衰退、物价高涨、失业攀升、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的强烈不满,大力强化自己“救世主”形象;针对中左翼政府和中右翼政府均未能解决经济社会长期困顿,米莱更是推出全盘美元化、废除央行、社会福利私有化等颠覆性主张,以推倒重来的激进观点吸引了对现有体制强烈失望、阶层不断滑落的“传统中产阶级”的支持。
  激进政策能走多远
  米莱自认为是“无政府的资本主义者”,他的主张某种程度上是阿根廷在现有体制内无法解决长期以来经济社会困难而出现的一种激进式的解决方案,其目标是回归到“原始”的自由主义,否定政府作用,彻底依靠市场的自发调节,以此解决高赤字、高通胀;采用的手段是“休克疗法”,使经济从政府调控快速转向市场调控。
  应当看到,这些激进政策实施起来面临巨大困难。
  一方面,阿经济实力不足,特别是美元储备缺乏,无法替代本币比索“退场”后的货币需求。大选后阿比索连续贬值,对美元汇率屡破历史新低,凸显阿民众对“美元化”的强烈忧虑。
  另一方面,米莱阵营将面临反对派巨大掣肘。在国会中,中左翼力量仍占据第一大党团地位,米莱阵营的任何重大改革甚至人事任命都将面临反对派的掣肘。
  更重要的是,阿根廷近年来经济连年衰退,或难以承受米莱激进改革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苏联解体后实施的“经济休克疗法”引发俄罗斯经济多年陷入崩溃,阿根廷经济实力更弱,社会对立更尖锐,面临的国际经济环境更复杂,在此背景下,米莱的激进改革可能会带来更多风险,有可能引爆又一次大规模经济社会总危机。
  中阿关系会生变吗
  米莱在竞选过程中,对特朗普和以色列表现出强烈亲近感,而美民主党政府则对此心情矛盾,既希望借米莱当选密切美阿关系,在普遍左翼执政的南美打下一个“亲美的钉子”,又担心米莱当选会进一步刺激特朗普阵营,为明年美国总统大选带来新的变数。
  在对华关系上,米莱阵营则逐渐客观冷静。尽管竞选期间米莱对华表态相当负面,但从拉美国家选举实际看,竞选语言甚至竞选纲领,在很大程度上并不代表未来施政主张。
  比如,米莱在竞选中宣称“不会与中国做生意”,但在第二轮投票前,其外交顾问、可能出任未来外长的戴安娜·蒙迪诺承认“中国是阿根廷主要的长期合作伙伴”,米莱团队“希望中阿继续保持现有关系”。米莱胜选后,蒙迪诺更是表示外界对米莱的外交政策存在误读,“没有哪个国家可以脱离外交关系来发展经贸合作”。
  的确,经济将是米莱未来施政的重点,作为经济复苏重要支撑的贸易关系势必是米莱政府全力推动的领域。中国与阿根廷是全面战略伙伴,中国是阿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农产品出口市场,双方经济互补性强、合作潜力巨大。
  近年来,中国通过货币互换机制帮助阿稳定金融市场,甚至同意阿使用部分人民币偿还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债务。中国对阿根廷来说,不仅是经贸上的重要伙伴,而且是未来发展的重要机遇。米莱接手政权后,应该会认识到中国对阿根廷的战略价值。(工人日报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副所长、研究员)

上一页 当前第1页 总共第380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