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媒体中心 >> 金砖机制大事记

探索新工业革命背景下金砖合作新路径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发表于:2019-09-25;人气指数:40

探索新工业革命背景下金砖合作新路径
2019年09月25日 09: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蔡春林 陈雨

论坛会场 蔡春林/摄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通讯员蔡春林 陈雨)2019年9月13日,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主办的金砖国家智库国际研讨会在巴西圣保罗州立大学举行。本次会议主题是“金砖国家新工业革命伙伴关系:使命、路径与模式”,来自金砖国家的高校、智库与专业研究机构的50余位学者围绕“深化金砖国家数字经济合作”与“推进金砖国家在科技创新领域的合作”两大主题,进行了充分交流与讨论。
  加快数字经济发展
  数字经济的时代已经到来,截至2018年底,活跃在互联网上的人数达到38亿,占全球人口的51%。随着网络技术、信息及通信技术的不断发展,数字经济为全球经济高质量发展注入强劲动力。包鲁工程学院教授小何塞·阿尔喀德斯·戈博(Jose Alcides Gobbo Junior)提出数字化是真正地由技术促成产业内变化的过程,是工业4.0的重要促成因素。工业4.0是当前制造技术自动化和数据交换趋势的产物,它包括网络物理系统、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全球对话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南非金砖智库理事会通讯与科技研究组组长阿什拉夫·帕特勒(Ashraf Patel)指出,第四次工业革命以数字化为重要动力,以大数据的广泛应用、实现即时交互、信息交换的共享经济数字平台为重要标志。俄罗斯国立高等经济学院莫斯科校区高级经济师列昂尼德·格里高利耶夫(Leonid Grigoryev)指出数字技术刺激教育及信息行业的蓬勃发展,尽管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自动化导致了就业减少,但它扩大了数字设备的生产、带来了生产力的提高,刺激了包括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的发展,其生产和出口使各国受益,因而数字技术对于加快工业发展无比重要。俄罗斯远东联邦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维多利亚·帕诺瓦(Victoria Panova)指出数字经济时代提供了全新的方式来克服传统的官僚主义、地理限制等难题。广东工业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主任蔡春林指出金砖国家数字经济处于起步阶段,信息化技术发展水平已处在世界中上等水平,具备数字经济发展的条件,市场发展潜力巨大。金砖国家能否加强合作,充分利用数字技术将直接影响金砖国家能否在未来世界格局竞争中占据战略性地位。然而,当前金砖国家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仍然有待加强,金砖国家各成员在数据的标准和规范化方面差别仍很大。他指出产业数字化是金砖国家合作的重点,金砖国家应强化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建设合作,不断加强信息技术基础及应用型研究合作,这是数字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保障。
论坛发言嘉宾合影 杨煊/摄
  落实科技创新合作
  中联部研究室副主任、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副秘书长董卫华指出,深化科技创新合作是金砖国家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新途径。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高级教授马亨德拉·P·拉马(Mahendra P Lama)详细回顾了印度的“白色革命”,即印度乳制品产业繁荣之路,今天印度已然拥有现代化、有竞争力的国内乳制品行业。他指出“白色革命”是一场传统、社区、农业、市场开拓相统一的伟大变革,其核心推动力即是技术创新,他以点带面地指出开展金砖国家技术性创新合作是实现金砖合作跨越式发展的根本保证。经济师列昂尼德·格里高利耶夫指出金砖国家当前正处于向后工业社会转型的不同工业阶段,并没有简单的理论可以指导金砖国家如何从“中等收入陷阱”过渡到人均GDP超过3万美元的稳定民主社会,金砖国家应当通过加强贸易协调,以及增加投资、教育和研发工作、国家政策等领域的投入,加速实现向后工业社会的转型,助力构造新工业革命伙伴关系。印度半岛基金会主席、航天航空与国防战略高级顾问M·马瑟斯瓦恩(M Matheswaran)指出,检验创新伙伴关系成效最重要的尺度是其创新项目是否能通过在农业、生物医药、教育等领域进行投资及技术分享,进而帮助金砖国家摆脱贫困、提高生活水平。
  技术进步又将带来哪些风险与挑战呢?董卫华指出,金砖国家智库应当就如何处理技术变革对传统产业以及社会问题所造成的影响发挥各自优势、积极献计献策。阿什拉夫·帕特勒从南非的视角出发分析了以数字化为重要动力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机遇与挑战,他指出技术进步或许会带来更大的不平等,技术是收入停滞甚至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从社会公平角度来看,应用程序(APP)经济的阴暗面也开始逐渐显露,虚拟经济吸纳了资本和劳动力,与实体经济中的工人权利、社会工资以及健康保障、养老金和其他福利需求的冲突正在日益加剧。他引用了世界经济论坛的观点,未来几年世界可能充斥着3D打印机,这将标志着一场前所未有的革命的开始,人类正在进入一个可能性与风险性都急剧扩大的新时代,它的规模、范围和复杂性是独一无二的。

中联部研究室副主任、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副秘书长董卫华发言 蔡春林/摄
  协同数字经济治理
  蔡春林强调数字经济全球治理是当前全球关注的问题,美国所主导的数字贸易规则“美式模式”已基本成型,金砖国家既应当实现与西方模式的部分对接学习,更要加强相互合作,利用“金砖+”的模式、“一带一路”等平台,加快构建符合自身利益诉求的数字经济规则框架。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进一步指出,建立安全、稳定、彼此信任的全球治理新秩序、实现全球网络空间安全已迫在眉睫,金砖国家应该建立一支专门研究数字经济全球治理的人才队伍,研究的重点应该在于数字经济影响社会生活运转的具体机制、如何将数字经济转化为新时代全球经济发展驱动力、如何弥合数字经济发展差距以及如何构建数字经济全球治理新秩序。增强网络安全治理对于强化金砖国家数字经济协同治理十分关键。巴西瓦加斯基金会网络安全治理教授卢卡·贝利(Luca Belli)认为应该从数据保护、消费者保护、网络犯罪防治、公共秩序以及网络防御几个方面进行考虑,金砖国家已经为加强数据保护做出许多努力,构建兼容性保护框架对于深化金砖国家数据保护合作至关重要,金砖国家构建数据安全监管框架的关键是对网络数据安全进行合理定义,规定好个人的权利和义务,建立相关执行和监督机构,对违反网络数据安全的行为进行制裁,共同打造安全有序的网络环境。数据保护的目标主要是保障个人权利,并且营造一个可预测、安全的商业环境。西南大学金砖国家法律研究院院长邓瑞平表示,金砖国家都有权依法管理好自己的网络空间,可依法参与国际网络空间治理。各国参与国际网络空间治理的必由之路是加强网络治理合作,特别是在法律治理方面的相互合作,这将有利于各国有效调整网络空间行为,维护国际网络空间秩序。他指出金砖国家在网络空间法律治理合作中,都应遵循以下基本原则:第一,相互尊重国家网络空间主权原则。因为国家网络空间主权是国家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主权在网络空间的延伸和继承。第二,互不干涉国家网络空间内部事务原则。这一原则反对网络霸权主义,反对一个国家把自己的治理理念和模式强加于别国,反对以维护网络自由为由干涉他国内政等行为。第三,维护网络空间和平与安全的原则。其中网络空间安全问题涉及国家安全、行业安全、物理安全、软件安全、网络运营安全、数据安全等多个维度,涉及数据财产、隐私、声誉、知识产权等多种法律权利。第四,国际网络空间共同治理原则。金砖国家应本着深化其在网络空间法律治理领域密切合作和有效互动等原则,共同努力。第五,和平解决网络空间国际争端原则。随着网络应用的深入发展和网络商业化进程的加快,网络空间国际争端不断增多,这会加大国家、政府、组织或个人之间的摩擦和纠纷,金砖国家应和平解决网络空间国际争端,维护各方的共同利益,维持良好的合作关系。

 广东工业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主任蔡春林发言 杨煊/摄
  加速能源科技创新
  在加强能源科技领域合作方面,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高世宪指出,化石能源的清洁高效开发利用、可再生能源发电、智能电网的整合、改变电池储能的安装结构以及减少化石能源使用是全球能源市场的发展趋势。氢能、电动汽车、能源区块链、5G和能源集成技术等能源基础材料将成为未来能源技术创新的主要领域。金砖国家应紧随国际发展大势,加强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科技合作,建立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研究基地、能源技术研究中心以及金砖国家能源专家培训中心,同时充分利用现有金融机构加强资金支持。山东建筑大学热能工程学院教授于明志指出,建筑节能可以提升能源安全、减少环境影响,开展建筑节能合作至关重要。具体而言金砖国家需加强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合作,他指出太阳能、浅层地热能适用于所有金砖国家,中深层地热能适用于中国北方和俄罗斯。另外应当加强超低耗能建筑(ULECB)领域的技术合作。
  创新投融资机制
  小何塞·阿尔喀德斯·戈博着重提到了在工业4.0背景下发展中国家与新兴经济体基础设施融资问题。基础设施投资与维护费用高昂以及高额的固定资产投入,给工业4.0时代企业融资带来了更大的压力。金砖国家中央政府采取的政策在吸引工业4.0项目开发商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但外国机构投资者的参与度很低。发展中国家与新兴经济体应加强对由国内政治及监管框架带来的不可管理风险的识别与控制,包括复杂而漫长的许可程序、信息不对称以及破产情况下资产追回等相关风险,研发承诺和数字化方面的人力资本投入需要进一步加大,进一步完善对工业4.0基础设施项目的财政支持政策,从而提高工业4.0基础设施提供的风险/回报率,便利发展中国家与新兴经济体在工业4.0背景下的基础设施融资。
  南非金砖研究中心人文科学委员会首席研究员克里什·切蒂(Krish Chetty)认为,应该加强金砖国家金融科技合作,构建金砖国家金融科技伙伴关系。金砖国家的金融科技发展目前都各自面临着一些问题,巴西传统金融业占有大部分市场份额,金融科技产业所占市场份额太小。由于金融的自然封闭性导致的行业竞争较弱,以及资金的缺乏使得俄罗斯国内的金融科技企业很难向海外扩张,印度缺乏足够的基础设施和电子科学教学资源,南非公民偏好使用现金同时互联网接入普及率较低。中国金融科技迅速扩张可能会达到市场饱和,同时技术进步减少了低技能工人的工作机会。当前金砖国家商务委员会已成立数字经济工作组,负责审查金砖国家金融服务,金砖国家金融科技协会论坛的成立则是对确立五国金融技术伙伴关系的进一步落实。未来金砖国家应当在合作框架下开展金融科技务实合作,促进金砖国家投融资机制创新型发展。
  

上一页 当前第1页 总共第40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