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媒体中心 >> 媒体报道

从美元泛滥到美债上限,美元霸权是如何收割世界财富的?

来源:腾讯新闻;发表于:2021-10-08;人气指数:161

后疫情时代,美国经济陷入了双高通胀的压力,这也是08年次贷危机以来的最高通胀水平,物价飞涨的同时,美国民众面临物资短缺,有钱却没有商品可购买的经济困境。
这也意味着美国经济的通胀从金融货币端传导到实体生产和商品供应链端,美元泛滥和美债泡沫带来的反噬开始了。
美国财长耶伦认为两周内不解决债务上限问题,美国经济将重返衰退,而后美国国会短暂同意了暂时提高债务上限,美国的债务危机有望缓解。
无论是提高债务上限还是暂停债务上限,都意味着美元泛滥的空间继续放大,甚至会开启无限印钞模式,而最终为之买单的是全球其他新兴经济体,而美国则转嫁了经济风险,成为最后的赢家。
那么美元霸权是如何在转嫁经济风险的同时,收割全世界财富的呢?我们围绕美元泛滥和美债上限的话题,做一个简单科普:
打开腾讯新闻,查看更多图片 >
首先,美元霸权基于美元主导的货币体系和贸易定价结算体系
美元霸权要收割世界财富,需要满足的第一个条件就是世界货币的属性,二战之后美国通过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了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
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下,美元成为主导货币,而货币本身作为一个价值符号,本身没有价值,那么要让美元获得全球信任,美元与黄金捆绑在了一起,美元等于黄金的地位,让美元逐步从一个经济体的货币,变成世界性货币,也是当时唯一的世界货币,在全球广泛流通。
全球的新兴经济体都开始使用美元,并且把部分实物黄金运送到美国地下金库,方便与美国的贸易往来结算。
我们现在看到的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其实都是美元主导的货币体系的一部分,IMF和世界银行也是美国用于巩固美元货币地位的两个金融工具,通过这两个工具,实现了美元与全球其他新兴经济体的深度捆绑。
美元黄金的货币体系下,美元不能滥发,而黄金也是有限的,但后来美国出现经济危机,需要通过美元滥发来稀释风险,于是放弃了美元与黄金的捆绑,但美元的世界货币属性已经确立了,无法改变。
如果说美元捆绑黄金确立了世界货币属性,那么美元捆绑石油,就是美元霸权的开始。
石油工业体系快速发展,使得全球经济体也越来越依赖石油能源经济,而早期的石油贸易和定价权是掌握在中东产油国手中的,这让美国能源经济和石油产业贸易很被动。
美国看中了石油在能源经济中的重要价值,为了获得更多石油资源和掌握石油贸易定价权,选择了入侵中东,最终从中东产油国手里抢来了石油定价权,建立了石油美元贸易体系,而中东产油国之间也出现裂痕,伊朗面临美国的经济封锁,而沙特则获得美国的支持,OPEC组织决定石油供需,但石油的定价权在石油美元定价体系中。
很多人感到困惑,一个石油而已,真的能实现美元霸权吗?
其实,石油不止是简单的能源材料,它也有大宗商品之王和工业血液之称,石油炼化出来的材料成千上万,并且广泛用于各行各业的工业和企业生产,而我们衣食住行中的使用的各种商品和工具,都有石油材料的影子,比如我们的塑料袋,我们的口罩等都有石油裂变的原材料成分。
如果没有石油,我们的能源经济和工业生产都会陷入停摆状态。
美国搅局中东,建立了石油美元定价体系,就等于控制了全球的能源经济和工业贸易,所有的石油贸易都处于美元贸易和定价体系中,等于全球其他经济体的每一笔能源贸易往来,美国都从中赚了一笔,而且还可以通过美元石油霸权体系,给予其他新兴经济体制裁,因为他们都离不开美元贸易结算体系。
举个例子,伊朗本来属于中东地区产油量大的经济体,但就是因为美国的各种制裁和封锁,被排除在美元石油贸易体系之外,导致自身经济发展陷入窘境,能源经济贸易处处受限。
美元黄金结算体系帮助美元确立了世界货币的地位,主导全球货币金融体系,而美元石油结算体系,帮助美元垄断了能源经济和石油贸易。
全球贸易往来都处于美元定价和结算体系之中,而且美国都能从中赚一笔,美元的霸权地位也得以不断巩固。
其次,美元通过加息降息的剪羊毛周期,进一步收割世界财富。
那么在美元主导的货币体系和贸易结算体系下,美元是如何进一步收割世界财富的呢?这就与美元的剪羊毛周期有关。
美元的剪羊毛周期简单来说就是美元降息,不断的QE量化宽松,这样就把美国经济风险转移到全世界,而美国自身快速恢复,其他新兴经济体遭殃,而恢复元气的美国,再让美元进入加息周期,吸引全球资本回流,经济再次繁荣,而其他新兴经济体则大量资本外流,元气大伤,扛不住的甚至面临经济倒退比如东南亚和亚洲金融危机,背后都有美元剪羊毛的影子。
美联储通过购买国债的方式,向市场投入大量美元,降低利率水平,刺激美国经济复苏增长,而大量的廉价美元不止是推高美股价格,更是通过IMF和世界银行在全球市场流通,并且投资其他新兴经济体的核心资产,让这些新兴经济体陷入资产价格泡沫,产能扩张的表面繁荣,忽视了债务风险和金融市场的安全性。
而后美联储再加息,使得美元利率大幅上升,这个时候原来流入新兴经济体的廉价美元突然变得值钱了,开始高位抛售各类核心资产,导致大量资本外流,同时由于这些新兴经济体都没有独立的金融体系,处于美元货币体系和贸易结算体系之下,美元的自由兑换,快速让本国货币变成废纸,同时由于美元外汇储备不足,很快金融市场就面临崩溃,从金融危机在逐步演变为实体经济危机。
而跟IMF和世界银行融资借贷,扩张经济的新兴经济体,原先借贷的廉价美元突然成本大幅上升,自身货币贬值和经济危机,不得不出卖本国实体资产来偿还这些美元债务,而美国通过IMF和世界银行,打着经济援助的旗号,用廉价美元大量收购已经跌到地位的新兴经济体的各类实体资产,最终把控新兴经济体。
亚洲金融危机和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后,亚洲四小龙一蹶不振,很多核心产业被廉价美元收购,比如韩国财阀的很多产业,背后都有美国财团的影子,而拉美经济体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后,不止是本国货币成为废纸,各类核心产业也开始被美国把控,被捆绑在美元霸权体系之下。
在中美经济和贸易博弈中,我们虽然也受到美元剪羊毛周期的冲击,但由于我们没有盲目的金融国际化,保持自身金融独立,没有让美元完全自由兑换,使得欧美金融联盟无法通过金融货币层面来做空中国。
而且随着中美成为全球贸易基石,我们拥有3万亿的外汇储备,足以应对各种国际资本和贸易的冲击,另外我们持有的大量美债和实物黄金,也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帮助我们对冲掉美元泛滥和国际金融资本做空的风险。
最后,多元货币体系成趋势,单一美元霸权面临冲击。
从经济贸易角度看,美元的剪羊毛周期可以分为两部分来看,一部分是在内部经济上,通过美元超发稀释风险,实现自身经济长期复苏增长,并且通过加息和降息收割全球财富。
但如果只是一味的印钞,美元的信用就会归零,那么另外一部分则可以通过大量发行美债,建立美元资产的外部信用体系,
全球贸易产生的各种外汇储备,都不会大量转为本国货币使用,否则会带来自身经济的货币通胀风险,而是用外汇储备维持对外贸易稳定,并且投资其他外币资产,而全球外汇储备持有最多的就是美元资产。
美元内外的双重信用体系,也让美元资产具备较高安全性和投资价值,从而维护美元霸权体系,并且方便廉价美元获取全球市场的资源和实物资产。
但近十年来,美元信用泛滥和美债规模的不断攀升,使得美国逐步成为一个金融中心,各类实体产业也转移到全球市场,而很多的新兴经济体都想要摆脱美元霸权的依赖,确保自身金融和经济的安全稳定,国民财富不会被周期性收割。
欧元区经济体,人民币国际化,西非15个国家统一货币计划都是在建立美元霸权之外的新货币体系,而未来人民币的国际化与美元霸权的博弈也会越来越频繁。
我们的人民币也在通过捆绑黄金和石油,结合一带一路和基建投资,逐步建立人民币定价和贸易结算体系,从而与美元竞争比如我们在上海建立的原油期货交易所,与周边经济体的货币互换,与中东国家和俄罗斯建立的人民币石油结算体系等。
如今美国的双高通胀局面,意味着美元泛滥已经开始反噬美国经济,货币超发本身就是双刃剑,一味靠货币稀释风险不能解决问题,只是延缓风险到来而已。
美债突破28万亿规模,也面临违约风险,使得财长耶伦不得不呼吁美国暂停债务上限,来避免违约,而取消和提高债务上限,意味着美元无休止的超发,最后也会让美元信用受损。
美元信用和美元资产的外部信用都在不断受到冲击,使得单一美元霸权地位开始下降,从而影响美元的剪羊毛周期。
虽然短期还无法结束美元霸权,但随着多元货币体系和数字货币的发展,美元衰弱是必然的,而多元货币体系才是未来趋势。

上一页 当前第1页 总共第312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