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会议活动 >> 新闻中心

“一带一路”倡议:时代之约 共赢之路 中国之诺

来源:光明日报;发表于:2021-07-19;人气指数:69

2017年5月,孟夏时节的北京迎接八方来客,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开幕。这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一个重要时刻。

这一年,在中国经营锡兰红茶的斯里兰卡人晋兰加开始了他自己的“一带一路”故事。高峰论坛之后,他的茶叶生意迅速扩张,“从最初装不满一个集装箱货柜,到现在每年都要从斯里兰卡进口5个货柜的红茶,公司年收入在三四百万元,我在北京买了房,娶了中国太太,是‘一带一路’让我发了财。”

“‘一带一路’是大家携手前进的阳光大道,不是某一方的私家小路。”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开幕式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又一次向世界宣示。“共同参与、共同合作、共同受益。”“一带一路”倡议映射出中国共产党人对人类发展和命运前途的担当。

焕发青春的历史符号

“丝绸之路”,这个直到19世纪才诞生的词汇,浓缩了亚欧大陆上持续数千年的贸易和交往史。

研究丝绸之路的美国历史学家芮乐伟·韩森更在其著作《丝绸之路新史》中写道:“……地区间货物往来最早的证据来自公元前1200年左右,在黄河以北河南安阳的商代墓葬中发现了和田玉。中国、印度、伊朗等中亚周边不同文明之间的接触在公元前一千纪一直未曾中断。”

古丝绸之路上的互联互通奇迹,是沿线人民为了生存和发展而主动创造出来的。无论是宁夏固原出土的希腊风格的巴克特里亚壶,还是印度尼西亚沿岸沉船上发现的大量中国瓷器;无论是古希腊文献中对丝绸的描述,还是敦煌藏经洞中的汉语、梵语、于阗语、藏语、回鹘语、粟特语、希伯来语文书……世界各地的历史遗存显示,互联互通是人类的恒久期望,也是文明赓续的内生动力。这一绵延万里、延续千年的互联互通奇迹,是由不同文明、不同民族的人民一站一站接续而成,并形成历久弥新的丝路精神:“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

“使者相望于道,商旅不绝于途。”曾经的丝路胜景,正在更广阔的天地重现。新时代的中国传承和发扬“丝路精神”,创造性地提出了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的“一带一路”倡议,为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开创了崭新的历史机遇。

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时提出,“用创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同年10月,习近平主席在访问印度尼西亚时提出,“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使用好中国政府设立的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发展好海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建设的宏伟蓝图由此展开。

7年多来,“一带一路”建设由点及面,连线成片,逐步形成区域大合作,让“流淌着牛奶与蜂蜜”的古老丝路焕发了强大生机。截止到目前,中国已经同171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205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开展了超过2000个合作项目。“一带一路”的伟大建设,正朝着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和民心相通的宏伟目标不断迈进。

从丝路精神到国际公共产品

“一带一路”倡议背后,是亟须破解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发展赤字的世界,是更加自信、更加开放的中国。

从历史走进现实,“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是发展中国家,国家发展现实同实现人民富裕、民族复兴的目标尚有距离,如何创造新的发展动能,是沿线各国和国际社会都必须面对的问题。

1999年冬天,时任亚洲开发银行东亚区域局副局长的张月姣到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边界考察海关和跨国公路的改善情况,还没到现场,就发现公路中间路段无法行驶,这令张月姣印象深刻。当时,西方国家认为私人企业可以承担基础设施建设,一度要求世界银行不提供相关贷款,还把负责基础设施投资的世行交通局解散。

过去,长期由发达国家主导的国际发展理念和国际合作机构对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视远远不足。曾有国际机构测算,2010至2020年,亚洲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投资总需求达8万亿美元,年平均投资需求达7000多亿美元,而在原有的多边金融开发框架下,亚洲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规模每年仅为100亿至200亿美元,投资缺口巨大。广大发展中国家希望实现经济的长期、强劲增长,基础设施建设的瓶颈亟须突破。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倡议提出后,国际社会踊跃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亚投行、丝路基金等国际金融合作平台应运而生,以新亚欧大陆桥等经济走廊为引领,以中欧班列、陆海新通道等大通道和信息高速路为骨架,以